湖北快3开奖记录
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產經| 房產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臺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“舍命產子網紅”吳夢逝世 生前拒絕必需的用藥治療

2019年04月10日 10:10 來源:中國青年報 參與互動 

視頻:43歲“賭命生子”媽媽遺憾離世 系世界首例換肺產婦來源:深圳高清

  肺移植高齡產婦逝世

  吳夢不再有夢

  這一次,吳夢沒能等到她夢想的奇跡。

  4月1日,“世界首例高齡肺動脈高壓產婦肺移植手術”當事人吳夢病逝于無錫,死于器官移植后的慢性排異。

  生命最后時刻,她依賴呼吸機存活,無法表達自己的想法。丈夫王柯丁對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說,感覺“她心里還有很多事情想做,但是實現不了,很絕望”。

  在她離世的消息下面,聚集著各種各樣的評論。在微博上搜索“吳夢”,首先跳出來的標簽是“舍命產子網紅”“首例肺移植產婦”,一些人贊揚“母愛偉大”,也有人指責她“誤導他人”“自私自利”。

  從決定生子開始,吳夢就已置身于一場醫學倫理爭議之中。她在2013年被確診患有肺動脈高壓,在美國、歐洲等地,這種惡性疾病被列為妊娠禁忌。

  2018年初,42歲的吳夢發現自己懷孕。高齡加上重癥,無錫市人民醫院婦產科主任馬錦琪曾建議,她的身體狀態不適宜繼續妊娠。

  但面對產科和心肺科醫生的聯合勸阻,吳夢簽了一份免責聲明,自稱愿“為醫學獻身”,如果手術失敗,醫院無需承擔責任。

  婦女權益保障法規定,公民有自由地決定是否生育的權力。無錫市人民醫院作為公立醫院,無法拒絕收治,只能對病人進行勸導和告知。

  她在2018年6月16日如愿產子,3日后住進了重癥監護病房,接受了“補心換肺”的手術,用了兩個月才脫離重癥監護。

  冒死生子

  從重癥監護病房出來后,吳夢就在微信朋友圈表示:“無數的人問我,為什么要冒死生這個孩子?我的回答是愛!”“當然,更重要的是:我相信我死不了。”

  術后,主刀醫生、肺移植專家陳靜瑜公開表示,吳夢是“以愛之名綁架了醫院、綁架了醫生”,引發網絡熱議。

  半年多后,引起又一輪熱議的是吳夢的死訊。肺移植6個月后,她發生了肺部真菌感染,再度入院,直至今年4月1日離世。

  去年12月,天氣轉涼,吳夢就開始咳嗽,右側胸腔也有點疼。經過檢查,她出現了肺移植病人易得的真菌感染,只得住院。她本來希望只需住院檢查,結束就可以回家。

  王柯丁向記者回憶,她一直對自己的身體很自信。在2013年剛確診為肺動脈高壓時,她去北京阜外醫院做檢查,留下一番評價:“縱觀北京阜外北樓里住院的對象,得肺動脈高壓的十幾個人中,我是年齡第二大的,再看先心病合并肺動脈高壓癥里,我是年齡最大的,但我精神狀況是最好的……醫生說我簡直就是個奇跡!我也覺得自己還會繼續奇跡,會有質量地繼續生活下去。”

  如果沒有那場任性的生育,吳夢的人生本來看上去是豐富多彩的。一位接近吳夢的匿名人士對記者回憶,她為人高調,敢愛敢恨。她喜歡考心理咨詢師等各種資格證,會曬出自己的奢侈品、汽車等物品,也喜歡分享去各國旅游的經歷。

  被診斷出肺動脈高壓后,吳夢治病之余,還多方奔走,呼吁將肺動脈高壓作為罕見病納入國家醫療保險體系,還去學習珠寶鑒定,往返香港進行珠寶交易,拉著30斤重的行李箱去歐洲過春節。

  她的這些經歷,包括情感歷程,都被她寫下來,發表在網絡論壇,意外地收獲了幾千萬點擊量,引來出版商的青睞。據當時媒體報道,她的以“活著”為題出版的自傳體小說,“賣光了5萬冊”。

  前述匿名人士告訴記者,那時的吳夢很興奮,書出來后,她給身邊的朋友、同事每人都送了一本。王柯丁稱,也是這本書讓他成為吳夢的“粉絲”,他們于2018年年初結婚。

  吳夢的“活力”,讓王柯丁有時感覺不到她是個病人。醫生為她開了昂貴的藥,但服下后身體反應太大,她漸漸停止吃藥,除了有時會咳嗽氣喘,并沒有其他癥狀。在接受采訪時,她也驕傲地說,身邊許多人都說看不出她患絕癥,還有人懷疑是否誤診。

  在王柯丁看來,也許是對身體的“自信”,導致吳夢邁出執意生子的一步。

  她當時已經有過一個孩子,與前夫所生的大兒子已有12歲。

  出院后,吳夢曾稱她的執著來自對肺動脈高壓患者這一群體的觀察。她看到許多女性患者無法戀愛、生子。

  她在網上發布視頻,高調宣布自己如果生產成功,將給所有的肺動脈高壓患者帶去希望,“其他的肺動脈高壓患者,他們還有什么不敢結婚、不敢戀愛、不敢生孩子的呢?”

  4臺呼吸機

  但是,家里4個顯眼的角落里等待的4臺呼吸機,提示著緊急情況隨時可能發生。如果洗澡時一口氣喘不上來,女主人就有可能出事。

  吳夢曾告訴丈夫,盡管肺動脈高壓患者從發現到死亡,生命周期是5年,但國內許多患者發病年齡在40~50歲。她認為自己還有8~10年存活時間。

  2018年6月19日,在剖宮產兩天后,本期待出院的吳夢出現心臟驟停,情況危急,只能通過肺移植手術換肺求生。在等待了11天肺源后,吳夢接受了修補心臟、肺移植兩項手術,才勉強撿回一命。

  看到吳夢高調鼓勵其他患者懷孕、生子,主刀醫生陳靜瑜感到著急,他公開表示,完成了這項“前所未有”的手術后,自己“一點也沒有開心的感覺”,認為吳夢是“以愛的名義綁架了醫院、綁架了醫生”,希望“警示更多的肺動脈高壓患者,不要讓悲劇發生”。

  吳夢出院后,王柯丁提醒她不要看太多網上的評論,“過自己的日子”,他們推掉了大多數媒體的采訪。

  曾經愛美的吳夢,外貌也發生了變化。朋友再次見到她時,發現她曾經引以為豪的身材變得骨瘦如柴,皮膚也因為妊娠和肺移植手術刻上了一道道傷痕,用吳夢自己的描述是“千瘡百孔”。

  她抱怨自己之前可以“爬坡可以看風景”,做完手術后就像“掉到了一個坑里坐井觀天”。感冒發燒好了,接著就拉肚子,“恨不得把馬桶粘在屁股上”。但在家里的短暫時光,她可以抱一抱新生的孩子。身體最好的時候,她可以在小區鍛煉,還可以開車帶著孩子去附近郊游。她努力吃肉,希望吃胖一點,早些恢復元氣。最好的時候,他們甚至考慮過是否需要淘汰那些呼吸機。

  這次入院之初,吳夢心態仍然是積極的。王柯丁說,“她能看到生活的希望”。為了維持營養,她每天早上6點起床,7點前要進食絞碎的蘋果等食物以護肝,這樣可以在9點服用排異藥物。她一有體力就想下床做恢復鍛煉,躺在病床上,她會聽聽音樂,“都是很小心翼翼地在保養身體”。

  “她認為自己能好起來”

  在王柯丁眼中,做過記者的吳夢自信要強、敢拼敢闖,這種性格發展到極端就變成了冒險主義。“就像那些企業家談生意,成功的概率只有三成,她可能只有一成就去做。她對自己的身體太自信了,她覺得這個事不會發生在她身上,她認為自己能好起來。”

  但病情逐漸惡化,她開始感到害怕。整夜失眠,胡思亂想,吃很多安眠藥也不見好。每況愈下的身體也在消磨她的意志。呼吸機交換的氧氣量在逐漸增加,直到她掛上了24小時氧氣面罩。她沒法再洗澡,上個廁所要喘半天,漸漸地也不能下床走動。“思想是巨人,身體是矮子,大腦指揮不了身體。”王柯丁總結。

  他記得,有時血氧突然下降,會讓吳夢瞬間極度煩躁,“她恨自己無能”。今年春節后的一天,他在床邊陪著吳夢,吳夢突然緊緊抱住他,就像打寒戰一樣,帶著他一起不住抖動,嘴里說不出話。這種痛苦隨著時間推移不斷加重。

  從醫生那里,王柯丁聽到了最壞的可能——吳夢出現了慢性排異。他知道出現這種癥狀十分兇險。同一病房的一個肺移植病人,始于一次普通的感冒,最終多器官衰竭去世。

  他和其余家人決定不告訴吳夢真相,依然每天為她打氣:“不要想太多,你會好起來的。”但他感覺,吳夢比誰都清楚自己真實的身體狀況,他自己也感覺到了和她一般的絕望,“當你知道自己的病可能好不起來了,不知道明天能不能醒來,就像判了死刑的那種感覺”。他用手比劃出一個波浪線,“就像上下坡,今天給她打氣了,過了兩天,她又絕望了”。

  此次住院后,吳夢被確診患上了閉塞性細支氣管炎,肺吸收氧氣后,細小的氣管無法工作,只能換上有創呼吸機,切開頸部插入導管。她唯一能得到拯救的機會是第二次肺移植。她和丈夫賣掉房子和汽車,準備資金接受手術。但她的身體在等待肺源中迅速惡化,不再適合手術。

  吳夢去世后,她的主治醫生陳靜瑜拒絕了記者的采訪。他在微博上回應,吳夢“不遵醫囑不吃排異藥”,“肺移植術后免疫抑制容易誘發感染”。他認為,這位病人對抗感染用藥不信任,拒絕必需的用藥治療,導致雙肺反復感染,誘發慢性排異。

  陳靜瑜表示,吳夢在寫給他的信中曾說“覺得只有神能救她,而不是醫生”。“我最后也很無奈,覺得自己一心挽救只能救她身體的疾病,但救不了她的心靈。”醫生表示。

  “用生命埋單”

  王柯丁覺得吳夢走上的是一條不歸路。“比如說死亡率是萬分之99(應為“萬分之9999”——記者注),她總是覺得萬分之一的成功是她。別人說這是雷區,她就一定要闖,萬一沒炸死,她就成功了。”

  去年11月接受電視訪談時,吳夢表示:“我是‘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’,就想去闖一闖。”但是,她也曾私下對來探望的朋友說,覺得自己連累了很多人,吃了很多苦,也讓家人都受苦了。

  在等待第二次肺移植時,吳夢曾在微信朋友圈里發布了自己戴著氧氣面罩的照片。“前半輩子任性了,我用生命埋單。”她說。

  自從吳夢再次住院,未滿周歲的孩子就被托付給了爺爺奶奶,只去過一次病房,但回去后就發了燒。此后,這對母子只能通過手機視頻聯系,生前未能再見一面。

  去年出院時,她曾許愿,希望上天能再給她20年壽命,讓她把孩子撫養成人,讓她能夠孝敬父母,給父親慶祝70歲壽辰。

  3月31日凌晨,她的心臟驟停了3分鐘,接受緊急心肺復蘇術后,陷入昏迷。后來,家人遵從她生前的愿望,用救護車把她送回郊區的家。進家門摘下呼吸機不過3分鐘,她就停止了呼吸。

  她最終沒能成為那萬分之一。

  丈夫在靈堂上為她掛了一條橫幅,上書四個字:“為愛活著。”

  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 江山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【編輯:李季】

>社會新聞精選:
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湖北快3开奖记录